邊銀丙(中)與倪禮順(右)交流紅松茸種植經驗。蔣朝常攝

? ? ? (光明日報全媒體記者 夏靜 通訊員 晏華華 蔣朝常)季冬時節清晨,荊楚大地霧氣繚繞,田野的枯草頂著厚厚的冰霜,溫室大棚里的小蘑菇緩緩地鉆出“稻草被”,迎接陽光的問候。
? ? ? 這種在寒冬逆勢生長的蘑菇叫做大球蓋菇,又名紅松茸、赤松茸,是聯合國糧農組織和世界衛生組織向發展中國家推薦的食用菌“營養、健康”菇種。
? ? ? 上世紀 80年代,我國從國外引進推廣。近年來,紅松茸已逐步成為各地精準扶貧和鄉村振興的優勢品種,不僅增加了農民收入,還有效解決了秸稈焚燒帶來的環境污染問題,正成為生態農業的生力軍。
? ? ? 1月13日,記者跟隨華中農業大學應用真菌研究所所長、國家食用菌產業技術體系崗位科學家邊銀丙教授,前往武漢市蔡甸區、湖北省仙桃市兩地,詳細了解了紅松茸產業助力鄉村振興的有關情況。

? ? ??冬閑田里的新豐收
? ? ? 天剛剛擦亮,陳軍就迫不及待地鉆進大棚,開始新一天的勞作。一會兒功夫,一簇簇紅碩腦袋、白胖身體的紅松茸就被采摘裝箱,坐上冷鏈車去往千里之外的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地。
? ? ? 望著田里即將冒頭的小松茸,陳軍藏不住內心的喜悅,“只需一天它們就能竄起來,明天又是一個豐收天?!彼吲d地給記者算了一筆賬,“去年十月底,花了8萬元種下了10畝紅松茸,才過兩個多月就回了本。這一季的紅松茸能一直采摘到四月,到那時,一畝地大約凈收2萬元!”
? ? ? 陳軍是湖北省仙桃市張溝鎮人,今年42歲的他已在外地拼搏多年,家里的老小是他放不下的牽掛。2020年年初,因新冠肺炎疫情無法外出,他琢磨著,索性就在家鄉干一番事業。
? ? ? 干什么呢?一籌莫展之時,仙桃市科學技術協會為他引薦了華中農業大學邊銀丙教授團隊正在推廣的紅松茸栽培技術。常年在外營生的他腦子活絡,隨即流轉了1000多畝土地,準備扎根故鄉,帶著父老鄉一起創業。
? ? ? 怎么干呢?種植紅松茸光有土地還不行,技術是關鍵。經過當地政府介紹,他到華中農業大學參加了“2021全國大球蓋菇(紅松茸)栽培技術高級研修班”,得到了邊銀丙教授的親自指點。了解陳軍的需求后,華中農業大學還組織了包括邊銀丙在內的多位專家,赴仙桃實地調研指導,陳軍的種植基地還成為華中農業大學“鄉村振興荊楚行”仙桃示范點。
? ? ? 同處江漢平原的武漢市蔡甸區,倪禮順和張繼兩位科班出身的新農人,也把紅松茸產業當做助力鄉村振興的“金疙瘩”,他們聯合創辦了一家農業科技公司,專注食用菌全產業鏈的開發,從事珍稀菌類的研發、生產、銷售和精深加工。
? ? ? 2018年,兩位新農人在蔡甸試種了兩畝紅松茸,之后又在武漢周邊尋找合適的種植基地?!按謇飦砹顺抢锎髮W生,教人開荒種蘑菇呢?!币欢螘r間,勝洪村村民口口相傳著這件稀罕事。農民張漢華種了半輩子地,頭一次跟著他們學起了種紅松茸,沒過多久就嘗到了甜頭。
? ? ? 幾年過去了,種植紅松茸讓部分村民富了口袋,越來越多的老百姓自發種起這種致富的小蘑菇。目前,倪禮順和張繼已推廣的食用菌種植基地超過1000畝,實現年銷售額1200萬,多個產品被國家扶貧辦認定為扶貧產品,帶動當地貧困戶和村民就業創業超過100人次。
? ? ? 田埂上的大學教授
? ? ? 對長江中下游大多數農民而言,紅松茸算是個新鮮事物,不僅見得少,吃得更少。推廣種植紅松茸不免有些猶豫,如何讓這個產業發展壯大?邊銀丙團隊想出了妙招。
? ? ? 長江中下游稻區秸稈資源豐富,但秸稈資源化利用率偏低。水稻秸稈隨意拋棄或焚燒現象十分普遍,不僅污染了環境,而且浪費了寶貴的生物資源。與此同時,我國長江中下游存在大量冬閑田,寶貴的耕地資源沒有得到利用。
? ? ? 邊銀丙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帶領團隊大力推廣“稻菇”種養模式,六月上旬播種一季優質中(晚)稻,在九月下旬前收獲水稻;中稻收獲之后,秸稈就地堆制發酵,就地整地、鋪料、播種、覆土和出菇管理,翌年4月紅松茸收獲完畢,菌渣就地還田,為水稻生長提供養分。在仙桃,邊銀丙還結合當地鱔魚養殖特色產業,推出了“稻鱔菇”種養模式,真正做到了“變廢為寶、點草成金?!?br /> ? ? ? ?不僅如此,紅松茸采收和修剪需要大量老年勞動力,對廣大農村老弱大齡人員收入保障具有重要意義?!耙皇肿ゼZ食生產,一手抓經濟收入。稻菇種養模式實現了經濟效益、生態效益和社會效益三豐收?!边呫y丙說。
? ? ? 經過推廣,近年來,湖北武漢、宜昌、仙桃、隨州、襄陽、荊州等地已經在中稻產區或設施大棚中進行示范栽培,在湖南、江西、安徽等省市中稻產區的栽培面積也逐年擴大。產品也從最初僅在一線城市銷售,迅速向二線城市和三線城市擴展,隨著種植規模擴大,如今大多數老百姓都能消費起這道美食。
? ? ? 從品種培育到產業推廣,僅靠專業知識是不夠的,還要有一腔熱愛。一輩子與食用菌打交道的邊銀丙在《大球蓋菇之歌》中深情地寫道,“你從大洋彼岸飛來,在東方大地盛開;無論誰品嘗過你的味道,就再也難以忘懷……”
? ? ? 帶著這份熱愛,他的足跡遍布祖國各地的田間地頭,手把手指導種植戶教方法、授經驗、解難題。2021年七、八月,62天里有58天在出差,幾過家門而不入,通常是剛到火車站就直奔下一趟列車,去往另一個種植基地。
? ? ? 1月13日下午,采訪車輛返回武漢的路上,邊銀丙就在電話里張羅著開會。下午4:30,車輛剛回到華中農業大學,他就立刻沖到會議室,討論紅松茸產業發展壯大的新篇章。